农村信息直通车工程官方网站  |  设为首页

邮箱 @gdcct.gov.cn

沉香,天下第一奇香

2011年07月17日 来源:《燕居香语》 责任编辑:linguanhua

  产 地

  沉香以樟科、橄榄科、大戟科、瑞香科四类树种为产香源。这四种树科其中樟科和橄榄科的两类树,主要生长于南美洲,其中以墨西哥、巴西、圭亚那较多,所以在沉香类香料中有两种沉香油便产于南美洲。由于西班牙最早把美洲主要是墨西哥产的沉香运往欧洲,人们习惯上还把南美产的沉香油称为“西班牙沉香”。而把巴西、圭亚那的沉香油称为“伯都玫瑰油”。南美洲,特别是亚马逊河流域的气候条件和土壤质素,所生长的橄榄科及樟科树木生长得较快,当地以沉香为生的人们,往往急于萃取成油外销,所以南美沉香只有提炼的油液,并无材质香生产。此地的沉香油质量很好,香气很适合单用,而且配制香水也是上乘的清甜香气,较之化学合成香水高出多多。只可惜在我们品香时少用。近闻东南亚、台湾一代有以此油合于香粉中制成盘香、塔香的,也有西方人士以玻璃香薰下置明火蒸,以和水之沉香油为薰香之用。

  再有就是据台湾已故刘良佑所著《香学会典》中云有“大戟科台湾沉香”,其实并不多见所谓的台湾产沉香。台湾地理及气候条件,其南部和中国大陆的两广相似,而树种很多,偶然有沉香发现亦在意料中。大戟科树木和中国南部、东南亚等地的瑞香科树木相似,结香的可能很大,只是目前这种“大戟科台湾沉香”市面较为少见而已。据刘先生生前说,台湾种植了大量从越南移植的“蜜香树”(莞香树一类)将来可能会有很好的生香出产亦未可知。

  中国及东南亚为沉香的最主要产地。香港是中国乃至世界著名的大都会,香港之名,就是来自于沉香。临近香港还有香山县(现改为中山市)、东莞县(现犹名东莞只是改县为市了)。《中国香文化》以为广东东莞一带在明清时曾以沉香闻名,所产沉香常称“莞香”(白木香树又名莞香树)。其实应是莞香树上所结之沉香方称为“莞香”。香港境内也多有香树,能结沉香,但今日已采取殆尽。早时九龙尖沙头(今称尖沙咀)称为“香埠头”,香港岛有石排弯(今称香港仔),此两地都是广东、海南以及本岛所产沉香集散地。后来香港开埠由于地近东南亚,是东南亚产香进口最多港口,故有“香港”之称沿至今日。

  香港所产沉香,在台湾香铺及珠海香铺中今犹能见,唯价甚高,而皆可作观赏件,如珠海“佛香霖”香铺也是台湾人所开,有两件香港沉香形似山子,甚为可爱,置于玻璃罩中为珍藏之物。

  海南产沉香。上文所说“莞香树”现在生长于广东、广西、贵州、云南,而以海南岛最多,而且树木广为当地人为“制香”,即钻孔、抹泥,刀斧砍伤,以冀树能生沉香。所以现今惯常所见海南沉香多为莞香树被人工催香之产品,此中以五年以上所得较好,但仍显香气太淡嫩,如读书、清谈时用之尚可。其他年龄较少的沉香,只可用作“制香”的材料——打粉用。现在市场上有很多“沉香珠”出售,其色深褐近黑,香气十足,实非真正沉香,而是用此类莞香木,抑或其他质地较为松软之木,通过高压手段把劣质沉香油压入所成。由于沉香油色深褐,其木压油后亦见褐而黑(另有加色即成黑色)。海南气候条件最适合沉香生长,所以历史上一定有很好的天然沉香出品。据台湾已故刘良佑先生云,所谓的白奇南、绿奇南、黑奇南都生产于海南岛。他在所著《香学会典》中云:

  莞香沉的上品,依其外观色泽分为绿棋、黄棋、白棋三种,其中绿棋比较多,黄棋次之,白棋最少,而黑棋则极为罕见。绿棋为灰绿色,通体有香脂射线细丝,初香清越,本香甜凉,尾香时转为乳香味。黄棋土黄色,有深棕色,香脂射线,初香甚短,有浓郁香味,本香甜淡,尾香亦转为乳香。白棋则白黄如牛油色,中有黄褐色,香脂射线细丝,初香如悠远花草之香,极其优美,本香亦甜凉浓郁,尾香乳味迷人而持久。莞香树亦产紫棋,但品质不如越南蜜香树的好。

  此亦一家之言,聊为参考。其实沉香与奇南香(刘写为“棋南”)前文已有论及,香产于南,其味奇佳,故有奇南、棋南、伽南等等美称。沉香无论产于何处,都良莠相杂,但以其味为品评标准,则不必有奇、沉之见。

  中印半岛及东南亚产沉香。印度及东南亚半岛诸国及印度尼西亚都产沉香,而且时至今日,印度、中国已不产天然沉香(偶有发现也极少),可以说沉香的产地主要是印尼、马来西亚和泰、柬、越而已。香品界把东南亚各国沉香分为“惠安香”和“星洲香”两种。以东南亚各国产沉香都集中在越南中部惠安以为集散地故称“惠安香”,以印尼及马来产沉香都集中新加坡为集散地故称“星洲香”。其实也不尽然,沉香之出售已分散各国,如柬国的金边、泰国的曼谷、越南的西贡及新加坡都有,已无所谓“惠安”“星洲”之分了。不过沉香产量虽以印尼(加里曼丹岛)最大,但质量却是以越、柬为上。但言归上说,沉香不问产地但以香气为标准。这其间在香品界对东南亚诸国的沉香分析很多,有“光香”、“麻雀斑”、“壳子香”、“黑土沉”、“黄土沉”、“红土沉”、“苦瓜沉”、“鹰木沉”、“西瓜皮”、“苦瓜皮”等等名色。这些对玩香人都有一定诱惑,有的还把它当作知识对待,更有贩香者神乎其论,使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。其实,在品香文化中这些名色未尝不可考究,但对大部分品香者而言,未必深入了解,但取其用而已。尤其初入品香之门,一涉及此便会多少扫其兴——作假者多借此故弄玄虚,神乎其论,使人上当。

本文标签:
分享到:
更多
网友评论